SCP—1428 Kerter 代号:金乌

如你所见。

企划

联想随笔

八百年了,终于想起来给自己画开黑头像了。

【脑洞集】悲报系列1

1. Mike要退役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他难得的在欢送会上喝醉了,在他刚脱离开苏格兰人的怀抱,准备在洗手间洗把脸的时候他听见隔间里SAS的新干们窃窃私语“那个凶的要死的老头终于他妈的要走了啊?”“上次踹的老子膝盖全青了妈的。”“老不死以为自己真的很强吗。”“老不死没拖后腿就不错了,早点走的好。”Mike退了出去。

James疑惑看着长官的表情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酒精与Mark努力讲的笑话也没能让Mike开心起来。

六号想给Mike一个惊喜,想返聘Mike回来。 但是他们没有联系到Mike。

再后来,听说他在养老院孤独死去了。

2.

“听说Jackal和buck退役以后同居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那他们两个应该很幸福吧。Sebastian可是好不容易陪着Ryad走出了阴影...”

“还有说服他一起生活。”

“没错没错,哎...要是我们退役的时候能这样就好了...”

美国FBI新人趴在栏杆上和SAS的新干聊天喝着咖啡。

随后他们听见六号的办公室一声巨响,好奇让他们转头过去。

“什么Ryad?!不,我不允许,不可以你现在应该好好待在医院。Sebastian呢!?他绝对不允许你回来!”

“什...什么...地铁...恐袭?”

“... ...你要找那个凶手吗... ...”

“不找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那个凶手赢了。”

年轻人们禁声如哑雀。他们清晰听见六号开着扩音的手机里西班牙人的声音。

“我也不回去了。就这样吧。我想Sebastian应该等我等烦了。”

“再见女士。”

最后是一声什么机械砸在地上的声音,对面没了声响,六号的办公室也安静的像是被禁音了一样。

3.

这很,难办。maxim半跪在地上,手指有点发抖着碰了碰地面,画了个十字,他不知道他们的人质谈判家信不信教,但是先这么做吧...

Alexsandr摘下了头盔默哀致意。

他们俄罗斯人尽力了,他们只找了美国人的仪器与眼镜。

他们还不想面对与称那堆碎肉为同事....

4.

哲敬快跑!

第一次和化哲敬说这句话的是哥哥。在他沉寂在水中前。

哲敬快走啊走啊!!

第二次是妈妈。在火车与疯狂远去的森林前。

哲敬哥,快走吧。

第三次是南因为爆炸而被钢筋穿透了颈与胸口腹部后,明明不带眼镜时她那么好看,这么好机灵的女孩子来当兵干嘛呢?化帮她擦干净了眼镜,吻了吻女孩冰冷的嘴唇,好像很舒服的继续靠回废墟中,他哪也不去。

5.

“波兰干员已牺牲一名进攻方干员,希望波兰方面... ...”

“补充,以及一名防守方干员,已得知Ela女士在医院自杀了... ...我们已经努力阻拦她了,最后她用的是吊瓶的导输管... ...”

6.

Tina觉得有点累,她不是说不擅长在雪地里行动,而是觉得只剩下她一个是很艰难的事情。

希望你已经回到日本了...我一个人当然不会怕。

你说我有机会是不是可以萧他们去一趟中国?当然好像没有这个必要。

好像有点冷了。可是。

Tina把最后一些她收集来的汽油倒再树枝上,她抱着膝盖看着已经与冰块无异的今川。她不擅长说什么,真的,Tina把脸埋进臂弯里。

现在今川死了,她更不擅长了。

7.

反正也没人看见他的脸?Mark焦躁的坐在急症室外面。

不,不能这么说,James会不高兴的,再想想,再想想。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现在你脸上的勋章比谁的都要大?Mark现在有点想给自己一拳。

放轻松Mark,想想James平时是怎么对自己的,他的拥抱,他的安慰,他吻住自己都嘴唇... ...Mark努力放松下来,他渐渐没那么紧张了,无论James毁容与否,他永远都愿意吻他,Mark笑了起来,没错,他愿意,要不订一对戒指吧?

接着,抢救室的灯灭了。

8.

廖这次又一次掉进油槽了。

哦。

纠正,是恐怖分子推下去的。

附加:

是沸腾的那种。

9.

“我其实还是很奇怪为什么江夏那个神经会来萧小姐的葬礼来着... ...”

10.

Vicente失去了第二只眼睛和第二只耳朵还有第一个脚趾第八根指头了,他还是不肯告诉他们Taina在哪。

11.

Timur即使已经被及时送到了,还是没能救活他,值得高兴的是他是在Shuhrat怀里闭上了眼睛,但是,所有人都以为他长眠了,直到他睁开那双已经被血污染红了的蓝眼睛,尖刺突破了他的皮肤。

Shuhrat手隔着玻璃墙贴着Timur的手。

“Shuhrat... ...饿... ...”被打了大量镇静剂的Timur很乖,乖到Shuhrat可以带着橡胶手套撑开Timur已经锋利无比的尖牙摸触他的舌头。

“Shuhrat... ...”还乖乖靠在Shuhrat腹上的感染了的Timur被突然抓住脚踝拖去实验室,无力的在地上扒拉出一条长长的血迹,被固定死在手术台上。Timur慌张不知所措看着窗外的Shuhrat,然后,被活生生解剖开来,再缝合,解剖,缝合。

计算有15遍。

Shuhrat靠着墙瘫坐在地上,被像烂肉一样抛在地上的Glaz与他对视,接着,闭上眼流出都血泪融入他呕溢出的血液中。

这次Shuhrat没法抱住他让他靠着自己怀里闭眼了。

12.

最无奈的事情是救一个人的代价通常是杀死另一个人,最恐怖的事情是这个事情真的发生在了自己队友身上。
doc的额头在冒汗,他必须在已经骨折了手臂的Olivier与昏迷的Julien中做抉择。

Olivier苦笑起来,张了张口型,把枪给我。

接着,doc听见一声枪响。

13.

“我想应该结束了。”Marius蹲在旁边,凑在不停给他尸体做心肺复苏不停流泪的Dominic身边说。

旅人【R18注意,fuze/glaz注意,斜线有意义】

1.未成年  性    行为注意

2.ooc注意

3.捏造注意
如果这一切都没关系黑喂狗x
https://shimo.im/docs/pXbUlcQct8AfsgS2/

SCP-1982-RU-“GLAZ”

项目编号:SCP-198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982分为三个部分,分别为scp-1982-1和scp-1982-2,还有一部分为异常出现时才会出现的scp-1982-3。
现拆下放置在一起装于专门的枪盒内,枪盒为铁质,枪盒存放不止有scp-1982本身,还有其发现时的相关物品文件,相关文件内容于物品将会在附录文件说明。
目前scp-1982存放于英国scp基金会●●●基地●●●站点的军武储存库当中,监管负责研究主任为Mr.Shuhrat博士。 如要使用实验请向其管理监管Mr.Shuhrat博士得到请求许可,以及在特工Alexsandr●●●与Maxim●●●的监管范围内使用。 描述:scp-1982总体组装为一把标准俄罗斯Ots-03狙击步枪。全长为全长900mm,重4.41千克,可配置刺刀。
scp-1982发现于俄罗斯scp基金会与●●组织交战时已死去机动特遣队队员Timur●●●,其职位为一名狙击手,死因为被敌方发现狙击点位置,其所在小队队长Alexsandr●●●因被敌军拖延而未能救援成功。 scp-1982异常为在使用时,其瞄准镜内的黄色视野范围内会出现一名估约为1米78身高的斯拉夫男性,样貌与特征为蓝色瞳孔,但是缺少一只右眼以及部分脑组织,为Timur队友Maxim●●●实验使用证实为Timur●●●死后样貌,Mr.Shuhrat博士将其设定为scp-1982-3。
scp-1982-3会与使用实验者进行对话,如果对方对枪械知识几近一窍不通,scp-1982-3也会耐心的进行讲解,声音来源不明,实验使用者声称:“好像是在脑子里同我说话讲解一样。”并且描述其声音口音为一名温柔语气的俄国海参崴口音男子。
在使用者使用超过三十分钟时,使用者的意识将会暂时性的转变成scp—1982—3的意识,在scp-1982-3代替其完成任务后实验者离开scp-1982实体时,scp-1982-3就会离开实验使用者的身体,任务结束后还持有枪超过15分钟scp-1982-3也会离开实验使用者的身体,疑似并没有要争夺他人身体的意识意思,实验使用者的意识也会回归其本身的,形容感觉为“好像是他在安抚我来帮我完成这个击杀任务。”“应该是一位很温柔严肃的先生。”

与scp—1982—3的对话档案为以下:

1.

Mr.S:你好,Timur,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为scp—1982—3,这是今后你的编号,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scp-1982-3:你好,Shuhrat。【微笑】好久不见。 Mr.S:你现在为异常scp体,请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现在所使用的身体为特工Maxim的,你现在感觉如何。

scp-1982-3:除了我的右眼部分与后脑还是剧痛不止,其他感觉正常。

Mr.S:很好,scp-1982-3,你现在能否想起为何你形成此异常的原因?

scp-1982-3:我所记得原因疑似是因为我在与●●●组织的敌人对抗时,触及到他们所说的诅咒类型scp异常,目前应该是在●●●分部。作用应该就是将我的意识一直关在我常用枪械中,此外其他我并不清楚。请问Alexsandr还有Maxim他们还好吗?

Mr.S:【翻动纸页的声音】这些不是你所需要管的,是你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你不需要知道这些。【记录声】我们没有时间闲谈,请接下来回答我的问题... ...

scp-1982-3:我有权知道他们情况如何了,Shuhrat。

Mr.S:你没有,你现在能替他们做好的不是帮他们看好狙击点,是他妈的好好的给我待在这里活着——算了你根本就不算是活着。以后我不允许你再提类似的问题还有请求!【声音提高,喝水声,沉默】你所帮助使用者完成任务是你的意识驱动还是诅咒所致。

scp-1982-3:应该是诅咒所致,我的意识与行为机动主要为帮助使用者完成击杀任务,以及更加精确的击杀目标。

Mr.S:好的,那么平时如果你没有被使用的时候你的意识是否还存在在枪体内,拆开是否有影响。

scp-1982-3:我还会处于枪体内,但是一直处于一个环境内,一直在循环我死前与敌人搏斗的场景... ...再一次死去... ...

Mr.S:是否为死亡重演?已经有过了几次?一天为时间比例的告诉我。

scp-1982-3:... ...我下次会算的博士,我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天了,目前我已经经历了... ...●●●次,我记忆内的内容环境正在变化。过程,很痛苦。

Mr.S:【沉默,撕纸声】那么大概的变化是怎样的?

scp-1982-3:在下雪,雪是红色的。我现在记忆环境已经变为Maxim也赶到了但他已经死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变成什么样子。博士。

Mr.S:【沉默】我明白了。【抽纸声】Timur。辛苦了。

scp-1982-3 :我很想你。

Mr.S:... ...我也...

scp-1982-3:还有Alexsandr,Maxim。Shuhrat再见。

特工Maxim:该死,我头还有眼睛好他妈的痛... ...Timur说了什么吗?!

Mr.S:他说他很想你和Alexsandr。

此后的实验中使用人员变为其他特工,任务目标为射杀不在需要的D级人员。

2.

Mr.S:你好scp-1982-3。

scp-1982-3:你好博士。

Mr.S:你现在的记忆情景环境如何,以及次数。

scp-1982-3:...一天将近58次,每一次都会有一些细微的变化,目前已经变成了我目睹自己被分尸的程度。

Mr.S:... ...O5议会决定将你的异常现象延伸研究为其他老兵如果死去以后的利用... ...

scp-1982-3:不!Shuhrat!不可以!这太痛苦了Shuhrat!

Mr.S:...目前已经有志愿者加入,特遣队小队队长Alexsandr将会加... ...

scp-1982-3:Shuhrat你他妈的不能这么做!

Mr.S:这只是正常的,人员利用消耗而已,估算在... ...预料之中scp-1982-3,你所需要的只是配合工作而已以及汇报情况。我没必要跟你报告...

scp-1982-3:... ...

Mr.S:我负责的是将你的特性转移在其他人身上,并且尽我所能减缓你的,痛苦。

scp-1982-3:shu... ...

Mr.S:希望你以后能配合,工作。

对话结束。

后加档案:

在20●●年●月●日时,站点遭遇了白面●组织的恐怖袭击,其组织试图攻占站点。其中一名恐怖分子冲进了军武储藏库,企图杀死特工Maxim的时候一名身着俄罗斯scp基金会机动特遣队的制服的队员出现,使用scp-1982击毙了那名恐怖分子,并且救下来了前来救援特工Maxim反而身陷危险中的小队分队长Alexsandr。后来证实为scp-1982-3实体,但是通体颜色为黄色,与scp-1982-1瞄准镜中显示人的颜色一致。在激战过程中scp-1982-3体现出了其高标准水准的战斗素质与战士素养。但是在它即将接近Mr.S博士办公室的准备击杀恐怖分子时,scp-1982本体枪械遭到火力集中,几近摧毁,scp-1982的瞄准镜及scp-1982-1被摧毁,枪身碎为几节。通过录像可以看到到最后scp-1982-3跪在了Mr.S博士的办公室玻璃墙外,手按上了玻璃墙上,疑似说出了我爱你的三个单词后随即倒地消散。

报告完毕。

附录档案:
“scp-1983已经失去了其异常特性,请求将其归还于俄罗斯scp基金会海参崴分部。”
                                                                 ————Mr.Shuhrat

“请求拒绝”
                                                                 ————O5-6

“scp-1983上我不能研究出更多了,我已经完成了其将战士死后意识转移到武器上的实验,已经完成了最初阶段,请求将scp-1983归还于俄罗斯scp基金会海参崴。”

                                                               ————Mr.Shuhrat

“请求拒绝。”

                                                             ————O5-6

“我要求他妈的把scp—1982这堆破烂送回到俄罗斯!他妈的他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了,至少让他回家!”
    
                                              ————Shuhrat  Kessikbayev

“请求拒绝,Shuhrat博士,请不要再掺杂私人感情在项目当中,这是正常的人员死亡消耗利用。”

                                             ————————O5-6

【附加档案】

机动特遣队小队分队长Alexsandr意识转换实验十分成功,目前其形成异常被归类到scp-1982项目档案当中,属于异常,由特工Maxim自愿担任其实验使用者以及监管对象。

报告完毕。


“我不爱你,我也不想你。”

“他妈的我连说谎都不会。”

这次哟西直接把其他作者的文根本就没有商量性的就挂出来与她自己对比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哟西自己相当没有礼貌不对,说公开处刑的那个傻屌朋友也他妈的不知道他自己几斤几两,ed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本身就和哟西环境区别还有对狮子的描写没半毛钱关系,大家都是照着游戏资料里的进行二设还有同人创作,我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太相似的地方,哟西这次反应无非更像是猫被踩了尾巴。那几位无脑捧哟西老哥我奉劝一句洗干净眼睛,ed的文法还有写作风格和哟西的不一样并不他妈的代表就比哟西的差。你们当彩六圈子的他妈的是追星撕逼的圈子吗。好好同人创作还有有趣cos们放作品的地方,你哟西到好一不跟其他作者小窗商量二别人找你你还故意回避,说自己在这个tag写了64篇文章,我倒是觉得奇妙想问你放这一片所谓的调色盘的时候有没有尊重其他的同人作者在这里放文,你哟西有没有本事说整个彩六的圈子同人文一半是你撑起来的,没有就别难看的直接搞你那个搞笑的调色盘放在tag里讲。
那些捧哟西怎样的你们平时看过那些太太的文吗,断章取义这个词他妈的懂吗。
最后希望哟西太太别没事就直接挂tag里,有事到小窗里好好和别人说话好好商量,那些没过脑子就捧贬其他作者的我全部拉黑。
垃圾。

哦哦哦哦

安予衾-吃粮咸鱼:

原原:

是救命的好东西

安妮的橙子猫: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