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w Sun

就一只废乌鸦罢了

    Alex其实并没有完全看清楚他的身影,吞噬拖慢了红区造物主的速度。在Alex刚咽食下最后一丝血肉反头时,一颗刚从枪口没脱离多久还带着火药味儿的子弹深深打进他的后颈。很好,很好,正好卡剜进颅后与脊柱间,巨大的冲击力钉在后脑上,视线随着重心下坠,在脸侧着落覆在地面上时大脑还没有完全转运过来,不过那个创口愈复已经开始了。流出来的血多如打翻了的漆料,带着Alex体液的甜腥冲涌在地面上,扩散的速度比Alex预料的要慢些,半张苍白脸的脸被血液浸透,手开始有了点知觉已经可以动弹,他的身影倒映在血面上,目测他的身材与高度并不费力,但是Alex还是转动了瞳珠看着他:很沉稳,枪在他手里没有抖一下,很好。不得不说他的绿色眼睛真的是见鬼的好看。他换下弹匣转身像是要离开,不过自己从来都不便宜别人,丝丝缕缕的触手从后颈最后的包裹住伤口,子弹被缠绕住拔落在地上,声音清脆。他反过身来,他的眼睛与枪口都盯沾在Alex的身上。Alex手撑起上身时背后红黑的触手落在地上迅速游走在那个男人身前后左右。病毒微屈站着,仰头呼出最后一口气来,血顺着手指滴落在子弹上,视线落回在他身上,不用很长的时间打量了他一遍,那个Aiden Pearce ?
     在他的第二颗子弹打穿Alex的喉颈前,风声在Alex耳边起落,Alex的速度并不亚于子弹,在他第一次眨眼后,触手缠聚在病毒的手背指节上形化成爪按在他的胸口,还很温暖,包括把他按在地上的时候。Alex俯盯上Aiden的眼睛,膝腿压按死他的手肘,看看他的表情,难道他一直以为他自己才是猎人?病毒扯开嘴角,之前的血液还残留于嗓口,显得声音干涩。
     “你似乎越界做了你不该做的事Mr.Pearce?”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