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w Sun

就一只废乌鸦罢了

Staring at you【有鲜血描述,OOC严重,渣文笔,慎入!】

 
      拜Aiden所赐。Alex现在有些视线模糊,巷子中光线昏暗,使他已经快看不清Aiden的脸,不需要眼睛的帮助Alex都能知道他的样子:喘息,死死捂住腹部的巨大伤口好像那是个不齿的秘密-----当然,那是Alex的杰作。他会背抵靠在墙壁上,他的膝盖与腰微曲...他拿下面罩了吗?已经瘫坐在墙边的Alex这么想着,他的脸偏向光的一边,警车的红蓝灯使他看起来还算温暖,嘴角边与耳孔不停流落着血液。脸庞上的血泪落进颈间,希望他看不见我脸上这个样子,如Alex所愿,兜帽与从帽沿打下来的阴影把他的眼睛模样盖的严严实实,严实到Alex和Aiden都没察觉到他在落泪。
    

      他应该没有呼吸了。Aiden抬起带被血与红蓝灯染浸的手指,想像很早以前那样触碰Alex的脸庞,但是Alex脖颈上那根灌满白光的注射器提醒着Aiden,那是Aiden亲手插扎上去的。那根针管好像一直就存在扎咬在Alex的脖子上,慢慢推进里头的药剂,将Aiden过去的恋人慢慢杀死。他现在真安静,对啊,Alex就那么瘫软在墙边,Aiden一直看着他被阴影占据上半部分的脸庞企图找到一丝人的表情,Aiden的棒球帽帽沿与阴影干得很不错,至少能让Aiden安慰自己Alex看不见他脸上的泪痕。
   

      该死!见鬼!这只老狐狸一定是傻了!Alex开始慌张,他已经感觉不到他的手指了。别哭啊,出息呢Pearce?!触手从他背上猛地脱落疼到他措手不及,连带呕溢出血液让他倒在地上。该死!站起来做点什么!死尸一样的身体开始有了些反应。好极了,就这样。像最早两人相遇的那样Alex从地上慢慢撑站起来,背脊撑不了多久......够了!可以!Alex咬咬嘴唇,抬起手拔去所剩无几的白光。他与Aiden相隔不到3米但此时并不比5个街区更近。Alex踏向Aiden第二步时,液化的内脏从口中溢出,眼眶里的晶体已经软化但是他感觉自己还一直看着Aiden。还有一步。这是Alex已经开始液化的大脑最后传递给他的信息,他在意识消失之际终于要拥抱住Aiden,声带已经被解药撕碎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还是张了张口。Alex在没有意识时被Aiden抱在怀中,并没有听见Aiden冲他喊我爱你。



@深海寻人   来啊亲爱的,互相伤害:)xxxxx

评论(17)

热度(28)

  1. 伏特加有一米八Crow Su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