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w Sun

就一只废乌鸦罢了

味觉 1【Aiden/Alex,ooc严重,小学文笔,慎入!】

  

    【在此文中Aiden与Alex已经同居相处不错百年好合x ,各位友人同伴亲人都已接受。Aiden还是个义警,Alex在Aiden和其他友人帮助下有了个假身份在大学教生物学和化学。Delsin的哥哥找着了,Desmond回来了顺便带了些先祖x 世界和平x 】

     Aiden在和Alex对视交换略带紧张的眼神后,深呼吸了一下,像是发生了什么郑重的事一样略带迟缓的抬手叩叩门板。今天天气本是不错艳阳高照空气里都弥漫着花香与欢乐,但是Alex却觉得自己拿着礼物盒的手有些出冷汗-----等等我会出冷汗吗?
   

     门缝透出熟悉的嬉闹与脚步声来。Aiden,使劲朝Alex抛瞪眼神。Alex已经能熟练的控制他的面部表情了,现在他摆出了严肃愁苦的表情,眼睛死死盯着手里的礼物盒把自己恋人的求助眼神抛之不顾。
   

     面对现实吧Aiden Pearce !
    

     门的把手吱拗转开,冒露出小杰毛茸茸的小脑袋来,他现在带着的那个怪滑稽的生日帽脸上扑红红的还带着之前残余的欢笑。小伙子瞪大了眼瞳滴溜转了好几圈,突然喊着“Aiden舅舅!Alex叔叔!”的扑进了刚刚把礼物盒给Aiden妹妹手里的Alex的怀里,是的,Alex怀里。
   

     这不在计划范围内!Alex和Aiden一个脑子卡机一个试图开机。接着是Aiden获得自家妹妹的拥抱与自家侄子拉着自己与Alex的手有点趔趄的进了屋子去后院。Aiden与Alex的友人、亲人们的声音如潮水涌来“小杰硬是要等你们两个来才肯吹蜡烛切蛋糕。”西雅图超能力者同现代刺客坐在长桌边,嘴角边和声音里还带着面包屑和碳酸饮料的气泡。看看Aiden 和Alex现在的样子!带着那小尖帽子可比他们自己的棒球帽和兜帽好看多了!Desmond边喝着可乐边发出咕噜咕噜的笑声。“在看看那搭配的表情。”T-Bone,摇摇头和他沾满酒液挂着吊饰的胡子。丝毫的抱怨声与责备声适当的交织在更大更美好的欢笑声中。
     

    是时候许愿了!Dana帮插上最后一根蜡烛便急匆匆的跑得远远的怕影响了效果,扳手和Markus竖起拇指表示搞定摆好了摄像机,在小杰后的Delsin站在屋顶上和Desmond比出ok的手势。在目光与烛光下,Jackson的嘴角一直上翘着手掌合十,眼睛眯闭着嘴里好像念着啥隐秘的咒语一样,有时偷偷的睁只眼睛看看大家又被带着祝福的提醒声赶紧闭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鼓在腮帮子里,猛的吹吐出的气流和他念的时间一样长,烛光落灭,在白烟升起前一片绚烂的烟火与荧光撑起新的光影,周边街区所有最高的建筑物上都迅速变换着屏幕上面写着巨大的生日快乐几个字让人们陷入突来的莫名祝福与迷茫,很快又恢复正常-----让自己人知道就行。四面八方来的祝福与灯光让这个庆祝此天出生的孩子格外开心,他带着快乐与感激切下蛋糕上的第一刀便跳下桌去与每个在场的人拥抱感谢。

      这个蛋糕来历还挺大的呢。边用叉子将奶油送进嘴里的Desmond边回忆着:来自过去融入现在的刺客们和安居在旧金山的黑客们与Jackson的母亲捉摸了一下午的蛋糕蛋糕胚与奶油,其中无数的笑话【比如Ezio把奶油不小心抹在扳手眼罩上,Connor 和John安静的在一起切水果之类的。以后聚会的料可多了】总得来说...“Alex你觉得味道怎么样?”小寿星满嘴奶油坐在Alex边眨着眼睛问他。好吧这就很尴尬了。Aiden放下了叉子看着还没动桌上蛋糕的Alex,病毒有些犹豫,但还是拿起刀叉切塞了块甜腻的蛋糕在嘴里咀嚼(该死一点味道都感觉不到)“很...柔软。”拜托原谅他他只能这么说了。场面有些尴尬,Jackson看见Dana不停朝Alex比嘴型说甜字又发现Jackson在看他就迅速不做声了。太尴尬了天哪...Aiden结束与秦的交谈想说点什么“Jackson你觉得蛋糕怎么样呢?”Alex撑起微笑来问着Jackson,对对对,就是这样Mercer!在场各位算是嘘了口气。“很甜...不过我喜欢!Alex你喜欢吃甜的东西吗?”Jackson咬着叉子看着他。不不不!这就很糟糕了!Delsin几乎要从餐桌上站起来。
    
   甜是为什么?一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复杂的课题这个问题一直蔓延在Alex脑子里很久,他......没有味觉啊。他甚至吃的不和正常人一样。复杂的表情让小男孩好像想起明白了什么眼里的光暗了些,“这不影响什么男孩!”T-Bone突然把一杯溢着白色泡沫的啤酒放在Alex桌前自己也灌了起来,旁边的Edward也拿起酒杯来“酒才是男人的零食,只需要感觉!”他们大笑着并且拉着Alex要和他一起拼酒,Jackson很快被这种气氛带动起来又开始欢笑。感谢上帝,Aiden安心下来。就任由Alex与金发海盗和黑客拼酒去了。
 

       清理是一件麻烦的事,还好各位都很体谅,在8点半的钟还没敲响时就已经一起帮忙打扫完了后院与被他妈妈牵着手的Jackson说道别,Alex和Aiden留的最晚,在他们帮忙完后空气中的糖果香都已消散。Aiden站在门口与妹妹商量些未来的事情。应该不坏。靠在墙上百聊无赖的Jackson手里把玩着小型的跳跃者边抬眼看看舅舅和妈妈,Alex也像他一样在他傍边靠在墙上眼神看起来很放空一直看着天。其实他还挺喜欢舅舅的这个boyfriend的,Jackson的手被妈妈牵起来与舅舅道别,临走前Alex 突然回过神来蹲下拉着Jackson在他耳边用很小的声音说:“今天的蛋糕你能帮我留一块吗?”“啊?”男孩儿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一直有些灰暗的蓝眼睛现在看起来亮极了,也许是因为酒吗?Jackson有点不知所以然有点晕乎乎的,也就点头答应了。在房门关上后他都还记着Alex现在看起来好看极了的蓝眼睛。

    
      留一块就留一块吧。

     
    在妈妈睡着后jackson轻手轻脚溜到客厅来,小心的从原来要留给Lena的那盘蛋糕里切下一块放进冰箱里,冰箱黄黄的照明灯照的他眨了眨眼睛。没事儿!他小心关上冰箱门来回到自己房间。
     

      未来会更美好的Jackson。

后记:
          “jackson!怎么蛋糕少了!?”“被Delsin偷吃了吧!”“那本来是留给你今天做早餐的啊!别骗我!”“那...那就是...是Alex!”哎,原来妈妈也早就好了啊...Jackson坐在车后摆着小腿。不过挺好的。



@深海寻人 看!这么甜!快夸我!!【乖巧

评论(22)

热度(46)

  1. 伏特加有一米八Crow Su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