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w Sun

就一只废乌鸦罢了

【看门狗狗哥生贺】【狗病毒】长途旅行(有肉,慎点)

        漆黑的悍马在被荒黄旷野染成同色的公路上猛划拉出一条醒目的黑线,像是在满天黄沙中飞驰的王蛇。车尾后不断有沙尘起伏追逐着排气尾管,直到最后影子追粘上了车底盘上,正午的太阳热量让司机勾起昏睡的欲望,司机这才肯让轮胎好好停在路边树荫下休息在炙热的地面上任其融化粘黏。

       在这个时候Aiden才肯摘下帽子来把他那长风衣和那毛线褪脱下来,卷成团抛进邻座座椅中随它们在开了空调的车内散发出汗味,也许他们该找一个汽车旅馆了,尽管这条公路上不见人烟,但Aiden的手机上显示还有一家旅店在路前不远处,至少卫星地图上是这么说的。

      Aiden就这么裸着上身仰面将水瓶中的水灌进口中,有些许从他嘴角溢流出,透明的液体线条婉转折复在他的脖颈胸膛上,引来了被Aiden用手铐铐在后座的Alex不知死活的一串带挑逗性的挑逗口哨声,被Aiden用瓶中剩余的水泼了个正着,任由Alex“Fuck.”不离口了。

     Aiden这会儿终于可以好好靠在方向盘上好好休息一下,让不剩多少的肾上腺激素随汗水消失殆尽,在现在的他看来他前24小时所做的事情既荒谬又不可理喻,过去这几年过得就像在噩梦里:Alex死亡,妹妹与侄子离开芝加哥,他本以为自己会就这么当个追逐阴谋的猎犬直到撕扯出编织这一切肮脏之网的主谋的心脏,或者死于一场针对他而引发的斗殴... ...就在他还忙着一次次流窜在芝加哥街头混在人群中时,在那该死的一天,他看见广场那同鸦群般四散又尖叫的人群,他逆着人群逃离的方向看去,看见黑色守望的士兵监守这一个棺材样的玩意儿“看起来真他妈的先进。”T-bone拍了拍Aiden的肩膀,从这群士兵和这个金属棺材看得出来他们又有的忙了,Aiden也不想多沾染上这些畜生的气息,要转身离开之际,那个棺材打开了,氮气所产生的白雾与一个人影一同跌撞了出来,那个人影倒伏在地上好像个死人,却被八九个士兵用可以一发击碎犀牛头骨的霰弹枪指着,Aiden灰暗许久的眼睛亮了起来,绿瞳孔重新充满起了怒火与复仇,他看清那个开始慢慢站起来的人影,是重负多样枷锁刑具的Alex。“哦见鬼... ...Pearce你... ...”T-bone反应过来时Aiden已经转身离去了。

      在Aiden长时间调查下才搞明白Alex当初被Heller吞噬但还留下了一两只变异鸟保留基因以备他日,不料被黑色守望捕获,那些人渣强行让Heller提供出Alex其他基因补充完整... ...总的来说他们强行复活了AlexMercer把他的记忆锁住洗去成为他们的军事武器。
      
     接下来是Aiden将长达近数年的怨恨仇恨都发泄在了把Alex救出来这个疯狂计划上,并且在刚刚过去的24小时里把几乎没有任何过去记忆的Alex塞进车里,以及两管试剂。

       “好吧死都不肯摘下棒球帽先生,”Alex现在格外虚弱和个正常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没什么反抗能力,双手被Aiden拴在车内上扶手上,这让他没那么好受“我觉得至少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姓什么叫什么了对吧?”Alex瞥了瞥车窗外的荒野又转回视线通过反视镜看着Aiden,“听我说也许我们曾经认识或者欠过你几百个亿... ...我非常高兴现在脱离了黑色守望的控制管辖... ...”要知道在基地里的时候在重重火力下Alex感觉自己被Aiden扼住的手腕都被拧脱节了好几次,死都不肯松开,Alex觉着他们过去要么是生死炮友要么是欠了这个爱尔兰人好几百个亿吧?
       “你不会想知道过去发生了些什么在你我身上的,Alex。”Aiden套上风衣再次扭转车钥匙,接下来Alex再怎么问Aiden,他也不肯多说一个字了,不过Alex知道了自己原来还不只是叫Mercer,可能自己就是叫Alex呢?这时候Alex有些开心了。这个爱尔兰人喊的挺好听的。

        

        直到夜幕,在将悍马油箱中最后几升油跑完之前Aiden才找到那家旅店,运气也没太坏。
         在感谢了胖子老板帮忙把悍马油加满之后【伙计这可是油老虎,你悠着点开】在前台那个长着点雀斑的金发姑娘那做登记记录的发问才把他扯回了现实“那么两位先生你们登记的关系是... ...?”见鬼,在Alex睁着满怀期望与好奇的视线下,Aiden快速写下伴侣两个字就扯着Alex去便利柜买了些便利商品就拉着还带着手铐的Alex上楼的时候背后那个姑娘对Aiden喊到“祝你生日快乐警官先生,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希望她不是想起些其他什么别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今天你过生日?”假身份证上这么写的,不过好像是今天“所以你把我救出来是为了给你当生日礼物吗?”是啊我脑子抽了才会想救一个过去要改造世界洗清人类杀人不眨眼的病毒原型体,而且最神奇的是我原来还真和这毁天灭地的玩意儿谈过恋爱现在还死心塌地的。
        Aiden边翻着白眼边任由Alex跟着他后面从楼梯一直问东问西问到走廊,即使Alex听见不同房间的喘息声尖叫声和连续不断的亲嘴咂嘴声也没停过口“Pearce,我姓Pearce。”Aiden转开门把手。

     这个场景其实也蛮诡异的,Aiden边半身躺靠在床背上看着电视里放着肖生克的救赎,Alex靠在另一边,除去Alex那只被考在床头上的左手,Alex现在看起来正常的不得了,他居然喜欢吃薯片【“你有味觉?”“哦,他们也研发口服药剂,下毒用的,有些时候也需要人试一下味道反应是不是那么明显,我成了最佳选择嘛,他们就给我开发了味觉。”“下流”“巧了我也这么觉得,有些时候他们会把我开肠破肚看个好几天看那些药品的化学反应。”“... ...”】,现在他们两个坐的贼近,因为身高的差距Alex几乎都要栽到Aiden胸前怀中里,房间中除了影片里Andy与狱友的说话声还有Alex嚼薯片的声音,有时候隔壁的叫床声太大了Aiden会用遥控器调大声音,Alex会把薯片的声音嚼的更响,心照不宣。
     Aiden看电影的时候想过去他和Alex可没这么和谐安静过,要么是Alex的话惹怒了Aiden把Aiden的安全屋弄得一团糟,要么是Aiden用甩棍把Alex的下颌骨给打断还扳着Alex的下巴吻上去,接下来都是肋骨的碰撞,可谓是相当激情四射。到后来他们打了一个几乎要杀死对方的架,再后来Alex离开了他,Alex死了,最后呢,只有这个狗屎一样的世界还留着他。
    
     一声嘭响惊到了Aiden,他猛转脸看向Alex,他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把背包拿得离自己近一些,他看见Alex费力的用一只还尚且自由的手打开了罐啤酒给他,带着兜帽脸上还有些薯片渣的病毒原型体抬了抬眉毛“生日快乐老男人?”Aiden咬了咬口腔内壁,他发誓这个小王八蛋还有残存的过去意识,只要Aiden把包里那支药剂交给他,他就会记起来所有的事情【从他还是个博士的时候,那个躺在血泊中的科学家笑了笑这么和Aiden说,然后他被Aiden仁慈的用一颗子弹了结痛苦上了西天】
      “谢谢。”Aiden接过啤酒抿了一口,并选择性无视了Alex其实想让他把自己手铐解开的请求眼神,而是打开了手机让蓝光与辐射布满在脸上。
     

   

    在电影结束后Aiden还是解开了Alex的手铐,他亲自盯着他比较靠谱。
    
    “感觉如何?”Aiden的声音在浴室中被流水声和不透明的玻璃门弄的有些模糊不清。
   
     某方面来说一点都不好,泡沫和水还有细塑料纤维的摩擦碰撞在他口腔舌齿中形成战场,这可不怎么舒服。“没那么好,下次我想自杀的时候可以试一试?”浴室只剩水声,太棒了Mercer你搞砸了,这个爱尔兰人可不会买你这个冷笑话的账,他会真的把你脑子开壳把你塞进雷鸟车... ...“真的吗?那下次我给你换儿童型草莓味牙膏怎么样?”Alex从洗漱池抬脸看见全裸的Aiden从浴室出来,并且拿着毛巾擦着湿透的棕发,那双绿眼睛看起来那么无辜,Mercer下次还是少看电影吧... ...Alex下意识低下眼睛去把鼓在脸颊口内最后一口水吐了出来。
   
      他闻见了啤酒味,Aiden靠在水池边拿着那罐还没喝完的啤酒慢慢喝了起来,该死他的身体线条真好看,Alex几乎不敢抬起脸来,该死。“你真的很好奇我们两个过去的关系吗?还有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你身上?”Alex听出了一点点颤音,也许是因为酒精,Alex深呼吸了一下,直起身子来看向镜子,他终于能看向Aiden了,虽然是通过镜子,Alex自己看了看镜中自己的眼睛,他开了口“我觉得我虽然不是人,我也许过去做过很多很糟糕的事情,”毕竟一个病毒还能做啥呢“我觉得,我该去面对,无论我是否是个人,我很执着这个真相。”可能这个真相很糟糕,可能会毁掉现在的我“可能最后的我会觉得还不如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有义务。”我要知道真相也许很糟糕,是不是在重蹈覆辙呢AidenPearce?就像最早刚从停尸房醒来的Mercer对不对?私发制裁者手中的啤酒罐被他无意识拧响,直到被捻爆,Aiden一把将啤酒罐狠狠投进垃圾桶里,Alex撑在池上的手被Aiden按住。

【肉的部分地址:https://m.weibo.cn/5215614212/4102901368757794】

    在Alex醒来之前Aiden坐在了天台上,他把背包留给了Alex,他说的对。Aiden点了一根烟,他很少抽烟,他将烟滤嘴放在唇间慢慢让尼古丁麻痹自己的神经带来少些快感还有乐观,他把那根可以让Alex恢复记忆的试剂留给了他,剩下这根,Aiden看着这根注射剂,它里面的液体闪着些许白色光芒,白光试剂,他无法忍受如果自己的爱人又一次失控的样子,就像失而复得对不对Aiden?看看你给你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嗯哼?你完全可以只费一点时间给Alex编织个谎言但你几乎不愿多开口什么,你甚至只告诉他你姓什么,一晚上被喊Pearce的感觉怎么样?Aiden任由烟头落下摔在距离他有8米的地面,不算很高。他带着耳机监听着房间里的动静,他听见了Alex翻弄被子的声音,“Pearce先生?”他快听不下去了,Aiden把脸埋在肩臂中,他可以让着一切更好的,他接下来听见了Alex拿起试剂的声音,那是一阵停顿,他记得Alex告诉自己他一定要去面对无论结局有多么糟糕真相有多么... ...他听见了嘶吼还有尖叫声,Aiden几乎就想抱住Alex,他扯下耳机冲下天台去跑过整个走廊想打开房间的门冲进去抱住Alex,告诉他没事了,抱歉,对不起让你我让你一个人变成那么糟糕的样子有那么多年。他的手停在了门把手那停了下来,门缝传来的嘶吼里夹杂着仇恨与哭喊,歇斯底里与干哑。为什么Aiden?这就是你的选择?这是他的选择?你知道只要这管试剂下去他就会变回原来那个造物主,他会造成更多的死亡,他会...他会回来,Aiden颓废的背靠在墙上慢慢蹲坐下去,他用掌心按在眼睛上,他不想让Alex让自己听见抽泣声,他就在门外听着Alex的尖叫嘶吼慢慢干哑下来,他几乎不用耳机或者监控就可以知道Alex现在的样子,就像那次他在广场上看见的一样,就像一个死人,病毒会流泪吗?病毒会笑吗?会跟你开玩笑会和你一起好好生活下去直到走出这狗屎的境地吗?

      Aiden听见了门开了的声音,他费力抬起头来时看见了Alex看着他,Alex张口说:“我很想你。”声音那么干哑,他看见病毒的眼中慢慢落下了泪痕,那是迟到的思念,还没来得及的思念便被洗去了记忆。Aiden嘴唇动了动,他有太多想问的了,但是这个时候什么也问不出口,他站了起来想回应Alex,Alex抱住了他,他就像木偶一样,他之前所设想的一切全部崩塌打碎。
     “我也很想你。”

     “嗯。”
   
    “我过去很抱歉没有一直拉着你... ...”

    “你拉不住我的。”

     “我不知道你被关起来那么久我... ...”

     “我也很挺,抱歉的,我,嗯... ...”

      “... ...”

      “我现在想起来被黑色守望给关住觉得非常丢人啊。”

      “... ...”

       “我也开始不太明白我过去的样子了,人类多恶心那管我什么事啊?”

      “... ...”

      “这不关你事,我只是觉得,我过去那些好像,没有意义,我觉得就算我坐到了世界最高的王位上我改造了人类,我好像也就那样了。”
      “那样的我其实会让最当初的我失望,也会让你失望。”
       “我本可以有个好结局,比如和你永远在一起之后随便开什么车在路上,我也许还能变成个辣妞逗你玩儿玩儿。”
       “我可以和你呆到长菌类,我可以和你慢慢老去,也许我还能感染你让你永远陪我,好了我开玩笑的,我也许会同你一起长眠。”

        “还来得及。”Aiden抱住Alex,Alex拍了拍他的肩膀“生日快乐Aiden。”

     

     

       “所以你觉得我们接下来去哪?”因为路上风太大Aiden不得不很大声音的对Alex,虽然他完全没必要病毒耳朵还是非常好使的“你先等我看看地图!还有,你带着墨镜的样子还挺好看的Aiden!”Alex边大笑边翻开地图,病毒不用摘掉墨镜就能看清地图的技能还是让Aiden有些羡慕的,说不定他眼睛里能射镭射光了。环形高速公路上被迫迎受着不远处大海吹来的海风,这让Aiden有种咸的颜色是蓝色的错觉。Alex点了点地图“齐华坦尼荷。”

      

评论(8)

热度(80)